<ins id="zv5ln"><dl id="zv5ln"><address id="zv5ln"></address></dl></ins>
<progress id="zv5ln"><ins id="zv5ln"><span id="zv5ln"></span></ins></progress><thead id="zv5ln"><ins id="zv5ln"><th id="zv5ln"></th></ins></thead>
<listing id="zv5ln"><dl id="zv5ln"></dl></listing>
<menuitem id="zv5ln"><dl id="zv5ln"><address id="zv5ln"></address></dl></menuitem>
<ins id="zv5ln"></ins>
<listing id="zv5ln"><dl id="zv5ln"></dl></listing>
<var id="zv5ln"><dl id="zv5ln"></dl></var>
<progress id="zv5ln"></progress>
<cite id="zv5ln"></cite>
<listing id="zv5ln"></listing><listing id="zv5ln"></listing>
資訊中心/Information
行業資訊

當前位置:首頁 > 資訊中心 > 行業資訊

7月央行縮表5600億元 釋放了什么信號?

發表日期:2019.08.16

    央行縮表,銀行擴表。
  央行最新公布的資產負債表顯示,2019年7月末中國央行資產總規模為35.79萬億,相比6月末環比收縮5642.47億。
  近期,美聯儲的縮表備受關注。美聯儲7月議息會議決定,將于8月結束縮表進程。美聯儲縮表主要通過到期債券不再購買的方式實現,意味著美聯儲將從市場上回收流動性【結束縮表意味著美聯儲釋放流動性】。由于資產負債表結構不同,中國央行縮表并不意味著貨幣政策的收緊。
  歷史上,中國央行縮表與擴表并不代表貨幣政策的松緊。比如在2007年以來的4輪央行擴表周期中,加速擴表、擴表速度降低甚至縮表都不能準確對應貨幣政策取向,還需要結合央行貨幣政策的具體操來看。
  比如今年上半年央行降準置換MLF,資產負債表出現收縮,但降準使得貨幣乘數擴張,最終廣義貨幣M2增速回升。央行7月縮表主要因為其他資產收縮,負債端基礎貨幣也出現收縮。但期間央行對縣域農商行實施第三次定向降準,貨幣乘數擴張至歷史最高的6.37,廣義貨幣M2增速維持在8.1%。
  其他資產是啥?
  外匯占款依然是央行資產端規模占比最大的一項。7月底其余額為21.24萬億,約占央行資產的六成。7月環比下降7億元,繼續在0附近波動,表明中國跨境資本流動總體平衡。前六個月外匯占款月均大都維持在0附近上下波動,表明央行基本退出了常態化的外匯市場干預。
  占比第二大的一項為對其他存款性公司債權(市場也稱再貸款)。該科目表示央行將錢借給銀行后,形成對銀行的債權。目前,對其他存款性公司的債權主要為對國有行、股份行、城商行、農商行、信用社、政策性銀行等進行的再貸款余額、再貼現余額、SLF、MLF、TMLF、抵押補充貸款和逆回購余額等。
  7月末,再貸款余額為10.31萬億,環比增加1200多億。分析來看,主要由于央行7月開展近3000億TMFL操作所致。
  7月央行資產端變化最大的一項為其他資產,該項目當月收縮7200多億?!吨袊嗣胥y行統計季報》中注明其他資產為在貨幣當局資產負債表中未作分類的資產。
  在去年12月,其他資產驟增6000億。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曾解讀稱,央行資產負債表中的“其他資產”,是未單獨列示的資產科目集合,主要是一些雜項資產項目和應收暫付項目。年底時,這些項目中有不少會有季節性變動的特點。待年末時點過去后,這些季節性變動會減弱或消除。
  從今年來看,5月后“其他資產”再次發生異動,5月、6月分別環比增加4341.21億元、2485.98億元,增幅罕見。而7月又大幅收縮7200億。
  安信證券的一份研報稱,市場普遍認為其他資產主要是固定資產和注入其他機構的資本金,比如2003年末央行向中國銀行和中國建設銀行注資450億美元,當月“其他資產”規模增加3367.39億元,規模時點都較為一致。但值得關注的是,“其他資產”這一科目基本呈現出年末驟增、次年年初驟減的規律,因此猜測其變動與某些不屬于其他分類的季節性調節工具有關。
  “央行-銀行”職責分化 
  負債端,7月儲備貨幣(也稱基礎貨幣)余額30.12萬億,約占負債端的84%,是占比最大的一項。
  儲備貨幣包括貨幣發行、其他存款性公司(主要是銀行)存款和非金融機構存款。貨幣發行包括流通中的貨幣(M0)和商業銀行庫存現金;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指其他存款性公司交存的存款準備金,包括法定存款準備金和超額存款準備金。非金融機構存款是支付機構交存人民銀行的客戶備付金存款。
  7月末,基礎貨幣環比收縮1.18萬億。但期間央行對縣域農商行實施第三次定向降準,貨幣乘數擴張至歷史最高水平(6.37),廣義貨幣M2增速維持在8.1%。
  貨幣乘數用于衡量央行投放的基礎貨幣能夠派生多少倍的信用擴張。今年以來貨幣乘數均保持在6以上的高位。
  中信證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認為,銀行信貸投放擴張,央行流動性投放較少是貨幣乘數上升的直接原因。上半年央行流動性多回籠7331億元。而同期新增人民幣貸款多增17000億元——銀行部門肩負著信貸“穩增長”的任務,今年以來的信貸高增直接拉高了貨幣乘數。
  “目前銀行仍有余力對實體經濟提供信貸支持,在央行相機對沖的公開市場操作思路下,貨幣乘數大概率保持高位震蕩?!泵髅鞣Q。
  明明認為,貨幣乘數高增所揭示的“央行-銀行”職責的分化值得關注。央行目前傾向于從源頭掌控基礎貨幣投放,做好金融穩定工作;而銀行體系開始承擔穩經濟的職責,通過信貸派生支持實體經濟。
來源: 21世紀經濟報道
?
75秒速赛车稳赢计划软件